水精-无聊透顶

深度拒绝老福特绑手机。。。真香

爪机机加载不出来˚‧º·(˚ ˃̣̣̥᷄⌓˂̣̣̥᷅ )‧º·˚

冥古:

之前的点图,分别是瑞瑞的闪烁和水精的节点
请亲妈们来认领
@Acceber-  @水精-无聊透顶

【tfoc】Little Spark

记录我崽Wappare的背景设定,顺带练练(不存在的)文笔。
idw。战前。台词废。

机设画不出来【趴】

(1)

您心目中的黄金时代,就好比大马士革和君士坦丁堡,远远望去何等壮丽;待您走进了街巷,才见到有赖皮的叫花子和倒毙的死狗。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灰色的小家伙的时候,小家伙正在末日大街的垃圾堆旁解剖着一具可怜的见了普神的机体。
再美丽的光鲜背后都是黑暗。就像在粒子城深处的末路大街一样,充斥着病毒,泄密者和瘾君子。
他本不应该属于这里。作为塞伯坦军事学院的优秀毕业生,他本应该进入政府安全局或者军队工作。事实上最初确实是这样,像他那些一起毕业的同学一样,青云直上。
不过现在,挂名的通缉犯,半真半假的过去,军校精英的身手,末路大街成了他最后的容身之处。很快的,他就在某集团中混到了一个不错的职位。
这个集团名叫“渡鸦”。用蓝星的话说,是一种以其他动物尸体为食的鸟类。
集团倒也不大,就在末路大街一栋破烂建筑的地下室,入口是一扇不起眼的小门,在某油吧后的胡同深处。
渡鸦在“同行”中并没有什么特别。他们的“业务”从贩毒,到走私武器,出租打手,甚至是和政府下层的交易。只要没有阳光,他们就可以过的很好。
不过最主要的“业务”,和他们的名字一样,处理尸体,贩卖器官。业务的对象,则是那些横尸在末路大街的可怜机。
他在“渡鸦”里扮演着“打手”的角色。也会根据酬金而变成杀手。打手不仅仅局限于集团内部的事物,很多时候都是帮着外部人员做事。比如警告那些没有礼节的,比如教训那些破坏规矩的,比如杀死那些有人想让他去见普神的。但是他很明白的一点,不管是所谓的黑还是所谓的白,他绝对不会去参与那些带有政治性的暗杀。作为杀手,这样可得不到最高的酬劳,但是高酬劳意味着高风险,他绝对不会因为钱铤而走险,即使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杀手。他杀的一般都是因为私人恩怨结仇的,社会地位不高,没人会在意他们的生死。在末路大街,这种机随处可见。另一个好处是,杀死这样的机不需要太过专业的工具,一柄简易手枪,一把匕首,甚至徒手就可以完成的任务。他的集团可以直接“回收”那些无用的尸体,卖给私人诊所。不论在那个地方,器官零件永远是被需求的。
而最近环节出了些问题。在集团的人赶到回收尸体时,发现有个别器官的丢失。虽然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多大的损失,但上司还是跟他打了个招呼让他去注意一下。
几乎算不上什么任务,比起他刚刚解决了的那个混账炉渣。他不知道也不在乎那个炉渣得罪了谁,他只在乎这次不菲的酬金。他从不审判,只负责把他交给普神。
不过这次确实让他废了不少力气。那个炉渣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把可笑的能量匕首,可笑,但是十分锋利。并且在他的外装甲上开了不少口子。这真的让人火大。
不过现在,这把匕首归他了。
他把尸体随手扔在了油吧门口拐角的垃圾堆旁,他的同事会来处理。
走进了酒吧要了一瓶高淳,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坐下,他需要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口。
好在大型机的自愈能力还不错,能量液几乎凝结了,伤口上的新金属已经开始生长了。找了一块软布,把高淳倒在软布上,擦拭伤口。这个方法十分有效,这是他在末路大街的生存中学到的经验。军校里可永远不会教这些。
把能量液擦干净后,剩下的高淳就这样扔在了桌子上。他不喝高淳,这是他在军校保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习惯。
走出油吧,敏锐的听力捕捉到了垃圾堆旁的窸窣声。不紧不慢的走过去,看到了那个披着破烂的斗篷,正在专心解剖尸体的小家伙。
他转身堵在了胡同口,用一只手肘撑着墙壁,默默的看着那个小家伙。突然笼罩下来的阴影让斗篷里的小家伙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抬头,直接被他吓的叫出了声。
“哦,没事你继续。”他表情平静的就像是偶然停下脚步的路人,但他并没有走开的意思,反而抱着臂斜依在墙上,歪着头看着小家伙。陌生的机,不曾在末路大街见过。脏斗篷下是灰色的机体,手上沾满了来自尸体的能量液,除此之外机体唯一的颜色似乎只有布满划痕的蓝色护目镜了。他的手上也只有一把简易手术刀,但不得不承认,他的手法很专业,比起他们集团的那群老大粗的加工者,更像是专业的医学院学员的手法。
小家伙停下了手中的活,连处理完成的器官也顾不上拿,站起身低了头裹紧了斗篷想从没有被他占据的那半侧胡同溜走,小型机的身高堪堪到他胸甲瘦小的机体甚至撑不起斗篷。
他抬起一条腿抵在了另一侧的墙面上,轻而易举的堵住了试图逃走的机。
小型机被迫停了下来,他显的十分窘迫,没有祈求离开,也没有后退。后面是死胡同。唯一的门正是“渡鸦”集团的老巢。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他依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小型机。
“……”沉默。
恰在这时,那扇门打开了。

【tfoc】(起源城组曲→NINE→节点)

(在群里被问到所以临时码的。其实也是挺久之前的事情了,感觉点点越写越软了我的错x毕竟设定是受xxxxx最初的设定好像是一位背着狙击枪到处跑的杀手小姐姐)
“我出生时?大概到处都是战争吧。我是因军队不足而建造的。你听说过火种分裂吗?就像用刀把火种切成两个,然后就可以放入两具不同的机体里。这也是当时政府的扩充军队的手段吧。
“最初的记忆是和兄弟一起在新兵学院学习,明明是兄弟,他的各科成绩一直很好,最可悲的是我的十步法课程从来没有级过格,我想可能是因为你们实在是太缺人手了,所以我才勉强蒙混过关,加入了军队的。或者说,可以参军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瞄准你的带着紫色标志的敌人,对着他的火种来上一枪。简而言之,我就是MTO。
“当时塞星已经基本没有完整的城市了,所以大部分中立派都尽可能的逃出了塞星。留在塞星的更惨,能量供应及其短缺,在能量最低预警线面前,道德是完全没有能力作出抵抗的。所以,即使是敌人霸天虎,也不及饥饿中的“温和的”中立派恐怖。
“那是我第一次参战,现在回想起来那甚至都算不上是战争。
“在黎明高地的塔干城,锈海边缘。我负责守卫中心能量库,这个地方临近锈海,还隔着音波峡谷这天然屏障,可以说是铁堡的最强防线。可以说这里是最能远离霸天虎的地方了。
“但战争的汹涌之势并不是这屏障所能阻挡的。战争来的那一天(后来我才意识到这甚至都算不上是战争),一大群tf涌向了中心能量库。我们迅速进入了防御模式。我半卧在房顶,接到的命令是击毙每一个试图靠近仓库的敌人。在我们的火力压制下,他们基本上无力反抗。
“但很快,越来越多的敌人从四面八方加入了入侵者的队伍,我们的防线一道道崩垮。到了最后,甚至有敌人爬上了我所在的房顶,我所做的,就是在他们靠近我之前,对着他们的火种来一枪。”

“你当时犹豫了0.1秒,士兵,这0.1秒的犹豫完全可能使你送命,这是一个严重的失误,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审判桌后面的阴影里一对冰蓝色的光学镜凶狠的盯着节点,仿佛要把他的火种挖出来。
节点慢慢的抬起了头,光学镜涣散不能对焦。“长官,那些不是敌人,他没有佩戴霸天虎的标志。他们,那群入侵能量站的tf们,都不是霸天虎,而且他们连武器都没有。我们是在屠杀平民啊。而他们,只是为了生存下去。”
“但是,你最终还是开了枪。”
肯定的语气,生硬的质问。节点沉默了一会儿。
“是的,我开了枪,在我发现他们是中立派之前!”节点抬起头,光学镜的光芒突然明亮起来,“长官,如果我们开始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那我们的战争还有什么意义呢?”
“你要意义是吗?”对方突然加重了语气。节点本能的感知到了危险的信号,还没来的及躲闪,就被对方捏着颈部线路提了起来。
开始没看清楚对方隐藏在黑暗中的体型,但能单手把节点提起来的机绝对是个大型机。
“我告诉你!战争没有意义,你唯一应该做的,就是让你的火种用不熄灭!并且消灭掉那些想要熄灭你火种的人!”
“够了!你能不能再给我惹麻烦了。”房间的门被粗暴的打开,白绿色的机优雅的抱起双臂倚在门上,语气是满满的不耐烦。“这是我负责的机,在我负责的地盘被你弄死我也会很头疼的!”
“抱歉。”至少听起来还有那么一点诚意。大家伙耸了耸肩,突然放松的手直接使节点跌在地上。
“你就不能对他温柔一点吗?”医生的白眼几乎翻到了天上。放下抱着的手臂,走到节点面前去检查他的状态。
节点撑着地板慢慢的站了起来,对医生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大碍。
医生温柔地拍拍节点的肩膀:“来,认识一下,这位是你的新上司,第九分队队长。”医生微笑的转过头看着大个子,“别看他这么粗暴,其实芯里也是很温柔的一只呢!”
“喂。”被点到名字的大个子的面具居然开始微微泛红,扭头避开了医生的目光。
节点一面甲懵逼的看着眼前的这两只: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明明已经被停职了不是吗,为什么突然会被分到什么第九分队。
(“战争的意义啊,我们本身就是作为战争而存在的不是吗。”
(可悲吗?还好吧,我是因战争而生的,不论生命的存在已什么方式,存在及是一种难得的幸运不是吗?)

【tfoc】(起源城组曲↣星光闪烁↣马克)

(本来是为了“起源星际”写的二审自习,难产的孩子啊,没有脑洞的时候码字好痛苦啊。。。顺便作为脑洞列入提纲里吧orz反正只是提纲)
这具机体是近乎完美的,赛天骄在世也难以铸造的出来呢。「一只冰冷的手沿着手臂一路向上抚摸,最后在面甲上停了下来。」如果不是我们将你的火种和大脑模块从那具破碎的躯壳里移植出来,你现在已经是在和普神聊天了。「轻轻抚摸面甲的动作实在令机反油箱,下意识的想要反抗,但还未磨合的机体却是动弹不得。」
「思维混沌,勉强回忆起的是一个支离破碎的世界——一场大爆炸,也许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大爆炸。」真的不可思议,你居然没有死,你本该和“深度科学”的那群疯子一起上天的。「那个声音把思维从回忆中硬生生的扯了回来,加重的语气有一丝愠怒,轻抚也带了些不友好的力道。」不过有你在更好「一声能令机体能量倒流的轻笑」你的大脑很有价值。而且,现在这具机体和你的大脑很相配哦。「一面镜子被拉到了面前,镜子里面是一具半有机机械体。虽然对这项技术早有耳闻,但是当真正成为这样的存在时,那种恐惧与恶芯真的是终生难忘。而那时,永远也想不到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这具机体是你的了,不过,你得先付清这具机体的成本费。
「作为一台有意识的生产机器,还不如无意识的好。一直以为火种供能的研究项目已经被道德委员会叫停了,但果然还是利益战胜了道德了。约束磁场需要基础的理论在我的大脑模块中,可以直接控制这具半有机生产出用作制造约束器的特殊碳基材料,自愿或是非自愿,一并被夺走。不知道作为唯一的幸存者,到底是因为普神的怜悯还是戏弄」
「终于走出了被囚禁的地方,本来是那么渴望,但面对自由后突然迷茫起来。如果说之前的生活都是为了还债,那之后又是为了什么而活呢?」
「作为半有机体在街上行走,那些或是好奇或是鄙夷的目光一遍遍扫过,即使之前做了充分的芯理准备,还是会有些不适应。不过,总会习惯的,不是吗。」
「带着着新的身份,开始生活吧。」
(人,什么都能适应的了——《上帝的图书馆》)

【tfIDW】性与性别(x)

性,是一种生物属性。
性别,是一种社会属性。
性,是物种繁衍的一种方式。
性别,是一种社会分工。
因为tf没有生物意义上的性,所以他们的性别是可以根据自我认同而改变的。
某哲想要把性别观念引入tf种族(一直想吐槽这其实是碳基编剧们根深蒂固的两性观念吧)。所以在此之前tf是应该没有性别观念的。(有的,赛天骄小姐姐)
以rc为例,某哲修改了他的“基础神经架构(cna)”,使别的机(?)会下意识的认为rc是女性。
西梁丸(天铸城)的tf全都是“女性”,这就与以上观点产生了分歧。根据漫画解释(大概,手头没有找到),是因为离开塞星后,资源短缺而产生的一种新的族群(赛天骄:what?)
啊,神奇的编剧们啊。。。

Reb-檐篱下沿青:

火种结合仪式
【其实 就是MTMTE#47里夺路讲的这个典礼....觉得这梗特棒就整理了一下码出来了



00 开始
去到一个有双方共同回忆的地方


01 亲密之举
一般以实现肢体接触为象征


02 公开之举
发起仪式的人揭露自己最私密的事,以此建立信任


03 献礼之举
向另一方赠送礼物


04 虔诚之举
做一件对双方来说特别的事来表达爱意



附赠正面教材

【变形金刚官方小说】《Transformers Cloud(变形金刚:时空界)》汉化推荐。

红刹罗:

码着,看看后续还有什么发展

藤原忍




第一章(小说翻译 BY:莫莉。


序幕


宇宙的诞生伴随着某件事的起始……


在能够让一切都化为虚无的大爆炸之后,多个时空就此诞生。时空们想让各自的『时之流逝』延续,然而结果是那些越轨的时空开始了膨胀。


生命创造者为了管理这些时空空间,创造了一个特殊的时空界。他们为了永久的管理『时之流逝』,创造了一些非有机生命体的机器人。这些机器人们被赋予了安定混乱的时空空间的责任和义务,同时将生命创造者的代言人『SARA』和时间空间的『云端』交于了他们。


经过漫长的时光,这些非有机生命体机器人,已经独自进化为有着变形能力的超级机械生命体,并称呼自己为『变形金刚』和『云端』的管理者,同时讴歌着高度的文明。


『SARA』——身为创世主的发言人需要庞大的能量来持续云端世界。为此其他空间所剩余的能量成为了必需品。身为云端世界的管理者——变形金刚们通过借助『变形』和『SARA』的力量,实现了多个时空之间的穿梭。不如说,出现『时空警察』这样的角色担当,是因为许多时空世界所关联的结果。


只有借助『SARA』的力量,来打开时空门,这样才会有时空之间移动的可能。于是在云端世界居住的居民们全部理解着『SARA』的力量和他所存在存在的重要性,哪怕是很普通的接触都被视为禁忌。时空的管理者们也很严谨的保护着他。因此他们认为宁静的和平和繁荣会一直保持下去……


然而,所谓的永远不过是妄想过度的产物。


相比受到『SARA』的恩惠,讴歌着高度的文明和和平的都市『大都会』,云端世界也同样存在着『地下都市』,它是由无秩序所支配着的无法世界,在那里,暴力相伴随行,充斥着被大都会所流放,禁止进行时空空间移动的蠢蠢欲动者。


曾经被地下城市所驱逐的一名变形金刚,比起在大都会举旗造反这件事,世界开始刻下新的『时之流逝』……


第一话


— 起义 —




Illustrated by HIDETSUGU YOSHIOKA
Story by makoto wakabayashi


大都会内时空警察汽车人本部,在可以观察各时空空间的监控室中,有着一名拥有着领导力的变形金刚,他可以对汽车人下达指令。他有着强壮且巨大的身躯,正如别人所言是有作为的男子汉一般的体格。乍一看,那双眼眸映射出富丽堂皇的苍蓝色光芒,却又同时感受到一股强大且温柔的感觉。他的名字正是擎天柱——汽车人的总司令官。


“怎么样了?千斤顶,时空之间是否还安定着。”


“擎天柱司令官”


在汽车人总部进行时空勘探的白色机器人——千斤顶摇了摇头,用着困扰的表情回头看向擎天柱。


“虽说能够让我们开心的报告成山一般多,遗憾的是第33HM时空出现异常”


他的眼睛和耳朵同时闪烁着光芒,从他的话语中总能听到一丝乐观。


擎天柱的眼睛骤缩着,靠近了千斤顶。


“异常的程度如何?”


“现在范围还很小…但根据吾辈的计算,之后会演变为很大的危险。”


“我知道了,趁着现在危险还没有扩大,需要有人及时去通知…。铁皮!通知大黄蜂前往现场!!”


显示屏中出现了一名变形金刚,铁皮将收集到的第33HM时空的情报告诉了他。


“了解了,现在派大黄蜂紧急前往目的地。”


对于他强而有力的回答,以及强大的意志和行动力,擎天柱感到了满足。


擎天柱看着手腕的通信仪,在意着为何热破为何还没有报告。


“热破在第24BW时空还没有进行报告吗?”


“是的还没有,要接通和他的通信吗?”


“开采剩余能量已经很晚了,等他一出来就紧急通信。”


铁皮自信满满的看向身后的擎天柱。


“知道了,如果陷入苦战的话,驾车去帮助他也是可以的哦,我会这么告诉他的!”


擎天柱想象着铁皮驾着车进入了热破所在的时空的情景,不禁笑出了声。


“现居民的生活都是靠着其他空间的剩余能量来支持的。我们能有富裕生活的条件,是由时空能量所构成的时光门所成立的。更重要的是『SARA』在这里,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将『SARA』的秘密透露(一部分人还不知道sara的具体作用)。千斤顶和铁皮,那就拜托你们继续勘察了!”


听到擎天柱强有力的话语,两人齐齐站起,异口同声的向着自己的司令官回答道。


“知道了!”


时空警察—汽车人的任务是监察管理各个时空,维持和平与秩序,同时将各个时空的剩余能量开采并带回大都会。但是擎天柱芯中出现了一丝不安,他回忆起在大都会隐晦的角落中一名变形金刚活跃的身影……


 


在云端世界中,除了大都会外,还有混乱所支配的荒废的地下世界——地下城市。这里充斥着暴力和无秩序,满是被大都会所驱逐的罪犯,无法受到时空门和『SARA』的恩惠,就连时空移动也被禁止。在能量日渐枯竭的状况下,有一名变形金刚让情形发生了转变…


 


那名变形金刚在地下城市中心部位的大广场,召开着从未有过的大规模的会议。他银色的甲胄上缠绕着各样的伤痕,背上携带着沉重的刀。全身渗透着霸气,只一眼就能看出并非平凡之辈。观众们盯着黑暗的正前方的一点,锐利的眼神上浮的同时声音响遍着广场。


 


“地下城市的同志们啊。”


大广场中聚集着的各种野蛮粗暴的家伙们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全员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位坐在檀木上的变形金刚。


他的目光扫过眼前的观众们,手指向上空,再次开口说道。


“在大都会居住的居民们,借助着『SARA』的力量,通过时空门收集着大量其他空间的能量。他们随意分配着食粮,过着富裕的生活。”


接着是漫长的沉默。檀上所坐的变形金刚仔细注视着眼前的观众。这其中有的人已经踏足过里世界,有的人则身材巨大、让人陌生。


“可是相比这些,我们的情况呢…?我们不被允许穿越时空,别说是尝到其中的甜头,就连这已经被荒废的地下都市都在驱逐着我们!”


在这一瞬间他大吸了一口气,愤怒的铁拳向上举起,大声喊道。


“这不公平!这不讲理!我们还在等待什么!就这样沉默着,闭上眼睛在这荒废的地方死去是你们所期望的吗!”


对着这些地下城市的变形金刚们一边号召着,一边缓缓加速演说的节奏。


“不!!现在正是反抗的时候!我们要让大都会们那些混蛋们知道,只有拥有力量的人才是真正的支配者!!”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像云一样聚集的观众们热血沸腾一般,欢呼声和怒号声轰鸣着。地下城市的不法分子第一次达成了共识。


“一如既往的极具魅力呢~威震天大人。”


背后一直在等待的红蜘蛛用着谄媚般的声线夸赞着刚刚的演说。


“哼!你的奉承我已经听够了。收起你的小芯思吧。”


威震天冷冷的暼了一眼红蜘蛛,继续看向观众们。


“从火种初生时就是这样了,就当我机油注射过多就好。这个时刻…将大都会一举拿下的机会…已经等了很久了!”


他一边浮现出大胆的微笑,一边呢喃着。威震天完成最后的“加工”后,再次举起拳头大声喊道。


“好了出发吧!!目的地是大都会!胜利掌握在我们的手上!!”


“霸天虎们……变形!!!”


人物档案





漫画DOOP/擎天柱之死中出现的几个数字

留存

JSFun:

100+ : 1 --- Nails人口对A军D军人数和之比




Chaos篇结束后, 塞星"重生"的同时也"召唤"回了大批战前逃离家园的"钉子户中立派", 这帮人到底有多少呢?铁鹰在把两派各打五十大板---不对, 应该是汽车人七十霸天虎三十, 外加暗戳戳地安利了一把水晶神教---之后说






100比1不说还是在不断增加的.


这些人虽然可能曾经是汽车人或霸天虎---





诚然就如图中所言, 并非专业战斗人士, 但是......


"Even Prowl's estimates were off"





IDW的设定中, 警车在0.5秒之内可以计算出同时观测到的800移动物体的方向, 那么仅1秒钟就确定1600个也是没问题的, 而现在从天而降的中立派数量超出了警车的计算能力能够测定的范围, 说明也许不光基数大, 增速也很恐怖。漫画多处再三地强调这个差距, 大概是想让读者信服这么一点: "他们的人口加起来还不如Nails的表情包多".






200 --- D军战力




好吧其实大概应该是"D军核心/威震天直属战力".




D军战俘和警车做交易, 协助以换取人身自由, 除了蝙蝠精这样的个别霸天虎可能没有主动参与之外此举得到了霸天虎战俘们的一致响应. 他们由于跟惊破天的部队合体成D-神后被老威击败, 被大黄蜂带领的汽车人趁机一网打尽关了起来. 这200里面集中了IDW TF漫画连载至此话以来的大部分的重要/知名霸天虎角色, 比如说声波一家, 民工队, 飞机天团(就是惊天雷还在地球)等等, 







从本该在地球的他们通过老威机体内藏的太空桥在及时出现在塞星帮老威解围外加对抗惊破天的部队来看, 老威可以随时随意调用的战力大概是就是他们了. 不过要说的是即便是动用了这些霸天虎的力量, 两军和不断跑来逼宫的Nail众的争斗还是一团乌烟瘴气毫无宁息的征兆, 如果不是OP主动辞职(先不具体分析此举功败吧) 最后的结果会如何还真不好说. 




当然D军总战力肯定不止如此, 在外域待机的就有萨拉斯, 惊劫天这样的军阀, 还有游荡在某处的老威粉丝团DJD众和眼罩绷带妹Turmoil及其部队之类. 而从后来的MTMTE53来看光是萨拉斯一众就有500兵力---当然其实际作战能力是否能和这200个相比较又是另外一回事, 是不是所有都能及时调用回来以重夺塞星也有待商榷---不过, 不知道铁鹰在做实力对比的时候, 是否考虑到了这些虎子? 如果是算上了这些, 在自己所代表的中立派并没有多少实际作战经验的前提下还能放出最初的狠话威胁要撵走能牵制虎子的A军, 那大概------虽然听起来再怎么不现实-----


他们的表情包真的很多吧.




而A军战力又有多少呢?从小补的话来看就是在场的这些了.





具体是多少? 小补一船带走了200, 千斤顶说是"大出走", 就按照最多这个比率是总人数的50%(双线嘛)最少10%(比这再小就不"大"了)来概算的话, 此时总共大概有400-2000轮子. 而Nails和横炮的50人对抗的时候, 有这么一段







直接问说能不能让大力上, 一来说明是对方人数实在太多就算这概算的人数全出动估计也还是不够, 二来其中能来硬扛的估计并不多, 而警车也似乎是在借力D军之外没有别的好选择的样子, 




当然MTMTE1里面老救又纠正说没回来的还有不少......后面也可看出确实是有如荒野中的刹车这样的例子, 或者德尔菲这样的据点也留守着一定的汽车人, 





然而, "Waifs and Strays", Waifs and Strays......




这样来算的话, IDW宇宙中轮子人口单纯按数量看的话, 充其量能和虎子总数大致相当, 但是算直接能打能上战场的话应该还是少很多, 更别说对方还有n个六边形战士  六阶. 能坚持打400万年, 也许还是得好好感谢下活好不说还肯干脏活的救援队(以及背锅侠警车), 黑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的炼金实验室众(以及背锅侠警车), 啊, 还有, 主角光环的作用.  然而在Nails面前这三样居!然!全!失!灵!了! 既没有谁能突然爆种力挽狂澜, 也没有什么认知干扰射线放出扭转乾坤, 连照亮最黑暗时刻的关键剧情道具橘子宝也成两半了. A军被表情包逼上了绝路.




擎天柱被表情包逼上了绝路.




5 --- 汽车人"高层"人数 




这个多次出现的阵容也解释了前后多次被提到的"High Command"的构成: OP 小补 大黄 警车 通二(请无视在下图中乱入的铁鹰和救治他的扳手医官), 我因为混沌理论那次撒隆大公的在场一直以为还应该算上他, 不过这里, 加上后来审判老威时候他都不在, 也许之前真的只是被叫去提供法律咨询的吧, 笑. 






2:2和2:? --- 两大去留问题上的"计票"




这一话冲突很多, 其中一大就是轮子们的去留的问题, 这件事高层几人在这件事情的站队本身并不复杂, 大黄警车要留, 小补通二要走. OP弃权. 有争议倒是无可厚非, 然而个人比较吃惊的是小补通二对好不容易400万年打下的"战果", 自己400万年战争意义的漠然态度. 小补为了1千万年前那段都搞不清楚是否发生过的"历史"的价值而几乎是否定了自己亲身经历的400万年斗争的价值, 通二看起来也是连心理斗争一下都没有就放弃了, 警车的话虽然不好听, 但是也有几分道理: Nails都这样理直气壮地出现在道德制高点上以塞星正统接盘人的架势来评定这段他们根本没参与过的400万年的历史功过了, 你们却忙着要白送给他们一个汽车人权力真空? 然而大家被铁鹰的一句揭发就转移了视线, 就连在场的老救, 前面也是反问他: 放松, 你怎么会那么讨厌Nails啊. 只能说也许这些心理抉择的过程由于篇幅的限制都off panel了, 或者也许这段时间处理Nails的问题以来大家可能确实也厌倦了, 


或者, 也许表情包太生猛了.


另一大是擎天柱的去留问题,  前一个问题上针锋相对的大黄和小补在这件事情上倒是达成了一致---流放擎天柱. 汽车人高层的另外两人, 警车和通天晓并没有表态, 通二本身就要跟小补走, 这件事情上就算不站小补那边也相当于是张弃权票, 警车的话从Sins来看感情上会更支持OP, 然而警车偏偏不是靠感情做决定的, 混沌理论的时候在一些重大决定上他也明显开始和OP发生分歧, 真要投票的话OP恐怕胜算堪忧. 不论怎样, 战刚一打完, 还没完全解决好Nails的事情, 看着长大的部下就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让自己走人了, 想想也是心寒. 









3 --- 擎天柱失踪时间(单位: 周)







擎天柱失踪了三周, 然而却没有一个轮子想到"就算现在的局面再乱再难以抽身他怎么说也是司令官, 就算补天士说他没事那也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之类而去找他. 这加上前面的事情, 让我对IDW宇宙擎天柱实际的领导力,部下对他的忠诚度都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IDW宇宙中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造成了这么重大的信任危机?(编剧要换演员阵容重启新篇这类理由不在讨论范围之内)也许是对Spike等人类表现出的过度信任, 也许是在混沌中对老威的处理的事情上表现出的独断, 也许是OM一开始的"我放弃我投降", 也许是AHM中的指挥无方, 也许是行动系列以来至今的自我怀疑......





一步一步, 这位在不安, 孤独, 疑虑的挣扎中也要担起重负的英雄, 也终于成为了他自己的挣扎和重负.








故事的最后, 重新拾起奥利安身份的OP走的倒是有几分潇洒, 由此引出的双线也让人激动和期待. 但我一直觉得, DOOP其实是个很悲哀的故事 --- in-universe, 400万年对理想的坚持没能拯救任何人, 甚至过去为了拯救谁而做出努力的意义也消失了; out-of-universe, 这几十年来, 善意和信念这样的概念在读者或观众的眼中逐渐成为了徒劳和幼稚, 相信这些东西的角色在我们看来又变得多么地空乏和无聊; in-universe, 虽然DOOP中擎天柱的出走看上去像是他自己的选择, 然而即便他无此打算, 要去要留或许并不会为他一个人的意志所左右; out-of-universe, 一个角色形象的起落变迁, 最终归结为一组供需曲线, 这大概也不是因为一两个编剧导演的安排所决定的.




擎天柱是被表情包逼上了绝路.